ppp啵

【凯源】房客

好想吃芒果QAQ:

*灵感来自微博上一个男孩纸分享的真实经历。

*儿砸们又要上快本啦啦啦啦啦啦_(:_」∠)_可是我又没有钱






 

房客






 

 

01

刚到北京那一阵子,我过得很不好。

我十多岁那会儿跟大多数人一样,老觉得自己被上天眷顾无所不能,坚定不移地觉得自己有一天可以在聚光灯的下面唱歌。到了大学我还跟几个哥们组了个乐队,在学校知名度还算高,但是等到二十多岁的时候,我也跟大部分人一样,拎着公文包中规中矩的开始了早九晚五的生活。

这种情况下,心里总是有点不甘心的。憋着一口气无处发泄,也没有其他选择。公司里的人都各有各的交际圈,下了班回到家,租的小房子里空荡荡的,就更觉得无端的憋屈。

刘志宏是我大学时乐队的朋友,毕业之后也到了北京,但不在一个公司。有几次他找我出来喝酒,跟我说:“大源你这样不行啊,得找个其他的东西转移转移注意力,要不交个女朋友吧?”

我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人家姑娘的爹妈要是听你这么说,一辈子都不想把自家闺女嫁给你。”

“那,养个宠物呗?人家不都说宠物是治愈小天使吗?”

我挥挥手示意他拉倒吧。我能把自己养活就不错了,哪里还顾得上别的小生命?

刘志宏也没反驳我,几天之后真的给我带了只猫来。

我眯了眼睛:“刘志宏你给我老实交代,这猫到底怎么回事?”

他耷拉着一张脸:“哥们儿,求求你了,这猫是我女朋友捡到的,可是家里不让养,哭着让我给她想办法,我住公司宿舍呢,哪儿能养得了。你看这猫,长得多漂亮啊,你就把它留着吧,大源~”

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低头一看那猫,确实是很漂亮,白色的毛皮,身形修长。那只猫也抬着脑袋和我对视,纯黑色的猫眼里像藏着两颗小星星,精神得不行,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只流浪猫。

我叹了口气,说好吧。

刘志宏兴高采烈地拍拍我肩膀,留下猫回家了。






 

02

一开始那只猫连名字也没有。我小时候养过一只泰迪,叫做嘟嘟,嘟嘟死的时候我已经大学了,还是埋在被子里哭了一晚上。

取了名字就像是标示了所属物一样。一旦离开就会让人觉得比曾经没有拥有还要痛苦。我现在根本拿不出当年对待嘟嘟那样的耐心来安抚它,何况这只猫看起来非常高傲,并不像愿意归属我的模样。

早上我给他的食盆(一个小碗)里放上今天的猫粮,晚上回来的时候食盆就已经空了。他趴在沙发上,看到我推门进来就抬着头瞄我一眼,然后转过头不再理我。我有时候忙着赶第二天要交的报告,有时候在网上找两部电影来看,猫坐在沙发另一头,安安静静的。只有一次我放恐怖片的时候,女鬼披头散发的出现在屏幕里,他“喵”的叫了一声,跟炸毛了一样从沙发上跳下来,回头看我一眼,跑到离我较远的椅子上去了。

后来我也就不再当着他的面放恐怖片了。虽然猫和我并不亲近,但是住在一起总归是要互相忍耐和妥协的。

一开始我回家很晚,也不知道猫粮要放多少,几天之后他终于不高兴了。我下班回家的时候看到它叼了根火腿肠,拖到沙发上吃着。到厨房一看,柜子给打开了,方便面几乎都被踩成了面渣。

他看到我,并没有愧疚的样子,像个大爷一样继续啃它的火腿肠。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实在是太不负责,他还没有适应陌生的环境,就被这样草率的对待,闹就闹吧,于是又从柜子里拿了根火腿肠,剥了塑料包装,又切成片装在他的食盆里递给它。猫定定地看了我两秒,毫不客气地吃了个干净。

从那以后我就尽量早回家了,也不只是给他单调的猫粮,我吃的东西时不时分它一点儿,偶尔还买了小鱼干给他。而他也再没有弄乱过屋子。

但是猫仍然几乎不在我面前撒娇,连给他拍照它也会呲牙咧嘴的朝我表示不满,再一溜烟跑开。公司里也有人养了猫。她们给我看手机里猫咪乖巧的照片,并嚷嚷要看看我的那只。

我摇摇头,那只猫好像从来都不像一只真正的宠物,他和我一样,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有思考沉默的时间,也会在看到电脑上的美女时多盯一会儿屏幕,在这一点上,我比较喜欢朴信惠,而他对杨幂更有兴趣。

他的行为太过独立,我甚至觉得用“它”来指代都显得不大尊重。

也有可能是我从前喜欢音乐,脑子里浪漫主义的因子占多数,对于它的行为我总是愿意用一种偏向人性化的方式来解释。于是不知不觉我就觉得他不像只宠物,更像和我住在一个屋檐下的房客。







 

03

有一天和部门的同事出去应酬,喝的有点晕。半醉半醒的时候,意识模糊不清,最容易想起以前的事情。回了家我把电脑打开,躺在床上,戴着耳机点开了D盘里的一个文件夹。

那段视频放出来了,上面是个年轻的男孩,站在麦克风前面,拿了把吉他闭着眼睛唱歌,表情很专注沉醉。那个男孩叫做Karry,视频是我高二的时候跑去拍的。那天他在重庆的坚果酒吧里开自己的live秀,为了去看我甚至翘了课。

我疯狂地喜欢他的声音和唱歌时的表情,坚定又认真,那会儿我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站在他面前唱首歌。可惜不仅是我成了庸庸碌碌的大人,连他也好几年都没有再出现了。

我看着视频,短短一首歌播放完之后又再一次点重新播放,完了又再一次重新开始。反反复复听了好多次,连电脑屏幕上的充电提示也没管,最后“叮”的一声,黑屏了。

我坐在电脑跟前愣了半天,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干嘛,等到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从电脑屏幕上看到自己的脸,才发现哭的惨不忍睹的。

心里本来就憋的慌,再加上酒精催化,我本来八岁之后就没有哭过,这会儿却觉得莫大的委屈,张了张嘴,嗓子眼儿里就发出一声带着颤抖的呜咽。

那会儿已经是深夜了,猫就睡在我卧室的角落里。他的睡眠很浅,被吵醒之后就会变得特别精神,在我堆满了乱七八糟杂物的小房子里里跳来跳去,一整晚都在折腾。

我一想坏了,猫大爷要给我吵醒了。手忙脚乱的把被子往头上一拉,整个人都缩成一团,一边屏住呼吸,一边又在心里骂自己:“王源你怎么这么怂呢,连只猫你都怕。”

想归想,实际上我确实很怂,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谁知道猫还是醒了,“喵喵”的叫了两声,过了一会儿我觉得腿上一沉,猫跳上来了,踩着我的身子走了两步,又跳下去了,走到我的脑袋边上,“喵喵”的叫起来。

我把被子掀开,以为会看到他一张气呼呼的脸,结果他凑过来,贴着我的脸蹭起来,把我脸上的眼泪蹭干了也不离开,又叫了一声,像是某种邀请。

我小心翼翼地向他伸出手,他没有像往常一样立马跑开,仰起头眯着眼睛,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这是我第一次摸到他,雪白色的毛皮非常的柔软,那会儿已经是冬天了,他趴在我的胳膊上,肚子散发出来的温度蔓延到我的皮肤上,像个小火炉一样暖和。

我小声的跟他道谢:“谢谢你啊。”

没忍住,眼泪水又涌上来了。

猫眼睛都没睁开,趴在我的手上,凑过来再蹭蹭我的脸,睡着了。

我本来想给他搭上被子的一角,又怕他太热,最后还是只是贴着他,过了一会儿也睡着了。








 

04

第二天我起来的时候,看到一双黑黑的猫眼。他很早就醒了,但是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

我伸手摸摸他的脑袋,他没有躲开。然后我起身先给他的食盆里装上吃的,再去洗脸刷牙。收拾好出门的时候,我跟他说:“走了,等我晚上下班啊。”

猫好像突然就变得黏人起来。

后来每天我晚上回去他都在门口等着,看着我进来就在地上躺倒,歪着个脑袋看我,像在撒娇求抚摸。然后我就把他抱起来,从耳朵尖一直摸到尾巴尖,他完全不嫌弃我刚刚用手脱完鞋,眼睛半眯着,趴在我怀里动都不动。

我捏着他的两只小肉爪子,猫全身都很优美,体态修长,但是爪子却是肉肉的,看起来有种反差的萌感。开始被我捏的时候他还很不满意的龇牙,后来也就随便我折腾他了。

猫和我的关系逐渐变得亲密。有一天晚上睡觉前它照例先来我怀里呆一会儿,我问他:“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猫叫了一声,像是表示同意。

我给他取名叫做小凯,可能是因为我们关系的改善点是因为Karry,Karry的中文名叫做王凯利,于是猫的名字就这么定下来了。他很快意识到这是它的名字,我叫“小凯”,不管他在干什么,都会停下来看着我。

这个名字对于猫来说好像不太适合,不过从一开始它对我来说就像是房客一样,即使已经非常黏人,有些方面他还是坚持着自己的步调。

比如说他仍然不喜欢拍照,哪怕我一只手在摸它,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悄悄按下快门,只要发现了摄像头,他就会挥着爪子想把摄像头关掉。只有心情特别好的时候,他才会赏脸让我拍一两张。

我把照片拿给同事们看,他们都说好可爱好漂亮。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非常得意,他撒娇卖萌,倒在沙发上露出肚皮的样子你们都看不到,能看到的都只有我。

刘志宏说的没错,他们还真是治愈人的最好伴侣。我下了班越来越想立刻回家,家里面有个鲜活的生命让人觉得特别愉快。

十一点的时候他准时睡觉,就窝在我的小腿肚边上,再过一会儿我也关灯睡觉。早上四五点就醒了,用他的小肉垫在我脸上拍拍打打,我本来有点起床气,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他的眼睛,火气都消了一半,我用手拉拉他的爪子,含含糊糊地说:“小凯,别闹,我要睡觉。”他也很听话,再贴过来蹭蹭我,就跳下床进行运动去了,我把被子一拉,继续睡回笼觉。

七点钟我起床,想支起身子,却发现胸口沉沉的。一看是他,伸开前腿压着我,脑袋搁在我的胸口,眯着眼睛,也睡了个回笼觉。

我们亲近起来之后我发现他特别喜欢把下巴搁在我身上,有时是贴着我的手臂,有时是枕着我的大腿,有时趴在我怀里,下巴就靠在我的胸口上。开始我以为是他喜欢暖和的地方,后来发现他对于暖气管都没这么感兴趣,于是我觉得这是他撒娇亲近的表现,每次他靠在我身上,我都觉得心都要化了,也忍不住放软了口气一声声反复叫他:“小凯,小凯,小凯。”

他“喵”一声算是回答我,窜起来用两只前爪搭在我肩膀两边,伸出舌头舔舔我的下巴。

也是很久之后我才知道,猫的下巴上有腺体,可以留下自己的味道,它们把下巴搁在某些东西上,是为了宣誓自己的所有权。

猫真是一种非常自我又霸道的生物,可是我却觉得喜欢。就跟我给他取名求得归属感一样,他也在我身上留下记号表示,我是属于他的。







 

05

春节我要回重庆过年,没办法把他也带回家。于是我只能把他留在刘志宏女朋友的家里。

刘志宏的女朋友叫做邓紫棋,是个很热心的姑娘,她还专门买了一个鱼型的食盆。我想了想还是把那个小碗给留下了。

临走的时候我蹲下来和他说话:“小凯,我一个星期就回来了哦,在这儿等我啊。”

他摇摇尾巴,非常不耐烦的表情,眼睛却一直盯着我,然后转过身跑掉了。

回了家每天我老是会想他在干嘛,邓紫棋很贴心,每天晚上总是给我发一条短信告诉我他的情况。

“王源,今天小凯情况也很好。它只用你留下的那个小碗吃饭,不过它好像很不喜欢拍照,我没办法给你照一张清楚的照片,你只能看这个将就一下了。o(︶︿︶)o”

我看着那张照片,他因为跑动身子拉出了无数道重影。尾巴高高的翘起来,扭过头来只露出一小半的脸。

看着看着我就忍不住笑起来。

假期结束了,我回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刘志宏和邓紫棋一起到机场接我,到邓紫棋家的时候,她把家里的钥匙递给我:“你亲自去开吧,看看它还记不记得你。”

我捏着钥匙觉得心里有点忐忑,生怕他忘了我。猫是养不家的,不会被人完全驯化,而且他们记忆力很差,据说只能保留七天。

即使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我也不可避免的觉得失望。

我把门打开,他趴在沙发上打盹,半眯着眼睛,白色的一团。然后它注意到了我,抬起头来,我看看他,他看看我。然后他“喵”的叫了一声,从沙发上跳进我的怀里,把下巴搁在我的肩膀上一会儿,然后就仰着脖子等我给他挠痒。

我觉得鼻子一酸,用手轻轻摸他的耳朵,学他一样把下巴搁在他的脑袋上叫他的名字:“小凯,小凯。”

回到家后他从我怀里跳下来,四处环绕了一圈,然后跳到床上他一贯待的位置,团成一团睡觉了。

第二天仍然是四点多起来把我拍醒,然后跑出去溜达一圈,再回来趴在我胸口睡个回笼觉。

后来我无意识发现,他对周杰伦的歌好像特别敏感,耳朵和尾巴会随着音乐有节奏的晃来晃去。我觉得特别好玩儿,偷偷把摄像头打开放在一边,唱了一首园游会,把我的声音跟他的动作一并录了下来。

那段视频被我放在微博上,居然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我把他抱到电脑前面,让他看自己的视频。他先是盯着屏幕愣了一会儿,很快就反应过来我偷偷给他摄像,于是伸出爪子隔着毛衣在我胳膊上一抓,不高兴的跑了。

晚上我哄了他半天,他才又黏黏糊糊地歪在我身上,从此之后我就再也不敢瞒着他给他拍照摄像了。

春节之后,天气开始慢慢回暖。我租的房子外那排行道树慢慢长出了新的枝条,出太阳的周末,我把枕头和被子搬到阳光下面晒晒,他就在一边,有时玩自己的尾巴,有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直直的盯着一个方向像在发呆。

我看着阳光里细小的尘埃,觉得心情格外的愉悦。拿着手机一刷微博,居然看到Karry发了条微博。

“Karry:从此以后,就不是一个人唱歌了。[心][心][心]”

后面还跟了一条链接。我点进去一听,是一段音频,前奏听起来是董小姐,可是第一句声音出来,却不是Karry的声音,是另外一个年轻男生的声音,温柔又清澈,第二段Karry的低音炮才加入进来,两个人的声线完全不同,合在一起听起来却意外的和谐。

我的心情好到了极点,叫了一声“小凯”,他就跑过来,翻过身子露出肚子等我给他顺毛。

春天来了之后,他反而变得躁动起来,老是需要人轻轻抚摸。有好几次晚上我被东西打翻的声音吵醒,起来一看,他没有睡在我腿边,我走到客厅里,看到他在沙发上窜来窜去,把东西搞得乱七八糟的。

我过去把他抱在怀里,用手沿着他的背慢慢抚摸,他才眯着眼睛渐渐平静下来。

有一天半夜,我是被什么东西压醒的,胸口像有什么东西,重得不行。我以为是他拖了个东西过来放在我胸上,结果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一看,居然是只胳膊。

我顿时吓得睡意全无,挣扎着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被紧紧的抱在怀里。当时吓得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大概是动静有点大,那个人被我弄醒了,半眯着眼睛支起身子,重新把我搂进怀里,又仰仰头,把下巴抵在我的头顶,模糊不清的说了一句:“别闹,再睡一会儿。”

我伸伸小腿,却发现脚边猫躺的位置,已经是空荡荡的了。



 

End.


 

_(:_」∠)_我都不敢相信我们俊俊一篇文居然只有一句话。




 

评论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