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源不断的爱你

绝世好攻

绝世好攻:

绝世好攻(1)

 

王源和王俊凯约炮了,字面上的意思。

 

俩人是某次摇微信摇到的,王俊凯看到鸣人头像就被勾引了,王源同意加王俊凯则是作为gay的直觉,一般头像是肌肉猛男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基佬,而且王俊凯颇为闷骚的只用了胸膛到腹部那片区域,简直引人犯罪。

 

加微信三天后面基了,准确的说是在gay吧不小心面基了。两个人在微信上交换过照片了,但是在一群gay里还是在眼花撩乱的舞池,王俊凯能凭借一个后脑勺就认出王源一定程度上还是能说明缘分这东西不可小觑。

 

王俊凯笑盈盈往王源身边走去的时候王源还在和某个帅小伙跳舞,王俊凯从身后轻轻环住王源,对对面的男人笑的温柔,缓缓靠在王源肩上说:“这男人今晚是我的。”然后也不管男人什么反应就拉着王源出了舞池,把王源扯到厕所里亲。

 

王源听见王俊凯讲话的时候就认出他了,王俊凯的声音太好认,魅惑禁欲太对他的胃口了。“亲够没?”王源推开王俊凯脸上带笑一派天真,眼光流转,手指拉着王俊凯的领带打圈玩儿。

 

王俊凯也不管王源手上的动作,双手在王源的背上上下抚摸,看着王源,黝黑的瞳孔好似要将王源吸进去,王源喂了一声又重重的点了一下他的胸膛:“你确定要在这里?”

 

王俊凯环视一圈,虽然没人在意他俩毕竟是gay吧,但怎么说都太煞风景,心里虽然千回百转面上还是十分淡定,王俊凯笑的邪魅:“要不你想去哪?”

 

王源一把抓住王俊凯的领带,用力往前一带差一点就能碰上自己的唇,然后头也不回一把将王俊凯扯出卫生间把人带到附近的酒店开房。

 

一进门两个人就吻得难分难舍,从门口、玄关、客厅、再到床上,衣服也都扯光了,就差最后一步,然后·····两个人都停下了。

 

王俊凯一脸怪异的看着王源:“你带套干嘛?”

“你才干嘛。”王源坐起来凑近王俊凯拍拍他的脸,搂住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吹起:“乖,宝贝你用不到这玩儿意的。”

王俊凯一个激灵将王源期身压下:“你不会告诉我你是1吧。”

王源摊摊手:“难道我表现的不够明显吗?”

王俊凯看着王源纯真还有些稚气的白脸,违和感十足:“小样儿,在我身下你只能是受!”

王源一听这话不高兴了,扯过被子遮住自己暴露在空气中赤裸的下身,一脚将王俊凯踹开,挑衅似得开口:“凭什么,小可爱!”

王俊凯一听王源这么叫自己简直有辱纯攻的名誉,再次将王源压在身下:“我的身高以及身形还不足以碾压你?”

王源不服气的哼哼:“劳资攻过的可比你高比你壮!”勾着王俊凯的脖子翻身将王俊凯压在身下。

“没想到你口味还挺重!”王俊凯支起上身用力向前整个人附在王源身上,打了个滚重新将人压在身下。

 

在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里,两人就谁是攻的问题展开了一系列语言以及肢体上的‘交流’。

 

 

 

 

 

 

王俊凯坐在床尾吸完了第五根烟,缓缓回头看着坐在床头正喝第三罐啤酒的王源:“你真是攻?”

王源侧头,眼睛扫着王俊凯身上几块淤青:“难道刚才还不足以证明吗?我不介意再打一架。”

王俊凯摸摸自己的背,暗道王源还真是心狠手辣,怎么痛怎么来,要不是看着他的脸下不了手,否则换成别人哪这么好欺负。越想越憋屈,直接起身穿衣服要走。

“等等。”王源叫住王俊凯。

王俊凯倚在门上,盯着信步走来的王源,衣不蔽体的只披了一件衬衫和内裤,简直是色诱,王俊凯觉得再不走可能真的会强暴了王源,腹部一股邪火在全身流窜,即将控制不住体内煞气之际听见王源清冽的声音:“走之前把微信QQ删了吧,咱俩谁都不想当受以后也不要联系了,挺浪费资源的。”

王俊凯听这话完全硬不起来了,心下虽然难受但表面还是云淡风轻:“怎么浪费资源了,留着吧,说不定还能资源共享。”依然一副狂拽酷炫扯过王源烙下一个浅吻,王源抚摸着王俊凯的眉眼,调笑着开口:“这算什么?”

王俊凯想了想:“离别吻?”,抓住王源在他脸上乱摸的手,认真的看着王源的眼睛:“如果你反悔的话·····”

王源不等王俊凯说完:“放心吧没这种假设。”还颇为贴心帮王俊凯开门逐客了。

 

 

邹焱接到王源电话的时候在夜店嗨皮,扔下刚搭上的辣妹骂骂咧咧的去车库开车,等到了酒店看到王源开门他的下巴差点掉了,磕磕巴巴得问王源,“你是不是被强奸了?”

王源把手上的易拉罐往他身上砸:“你的狗嘴能不能说点好话!”

邹焱边往房间里走边打量房间里是否有第三人,确认没有后在王源旁边坐下:“你现在这副样子不是被强奸就是叫人强奸你。”收到王源一记刀眼后邹焱识相闭嘴,开了一罐啤酒想和王源干一杯被王源嫌弃的躲开。

 

邹焱喝完一罐见王源没有开口的意思,心下了然这人傲骄病又犯了,明明有话又说非要别人来问。邹焱放下啤酒罐,学王源看星星:“这酒店落地窗视野真好。”

“还不赖。”王源动也不动。

“心情不好?”邹焱试探性的问。

王源缓缓回过头,酒喝得上头了王源的脸红扑扑的,眼神迷离看起来性感又帅气。王源又闷头喝了一口酒,下定决心似得将啤酒罐往旁边丢,罐子滚了几圈将地上一堆罐子打得七零八落。

“我419失败了。”

邹焱闻言惊讶的嘴巴都合不上了:“你···你  419!!!靠靠靠,你居然419!”

 

王源虽然不是什么纯情处男,但是对与419十分抵抗,确定情侣关系才会发生性行为,当然并不是他思想保守,而是他觉得没感情的性行为跟吃面粉一样没滋味。

 

“是啊!我他妈都419了!”王源见邹焱的反映更加暴躁了:“劳资都419了,他妈的居然是纯攻!哪有攻长得那么可爱!靠靠靠!!!”王源站起来狠狠将啤酒罐踢得更散乱,重重地摔在床上脸深深埋在枕头里,闷闷地重复:“哪有那么可爱的攻·····”

王源越想越难受,王俊凯此人在仅认识三天互相知道长相及姓名的情况下,把他勾引的什么原则都没有了,可他居然是攻!还死活不妥协!

邹焱咋舌,源哥这是在撒娇?!想想就觉得恐怖,邹焱喝了口酒压压惊安慰王源:“源哥,纯攻你又不是没压过。”

王源翻了个身:“被攻过的攻就不再是纯攻了,这次这个简直食古不化,我都打他了他还不认,要不是看他楚楚可怜劳资都没敢下狠手。”

邹焱第一次听说上床还要打架的,不禁为之前被王源攻过的小攻们点蜡。邹焱打量王源的身板,修长纤细但是不单薄,隐隐若现的六块腹肌可以看出主人还是有用心保养的,但是介于王源偏爱肌肉型小受极爱反差萌,交的每一任男友不是比他高就是比他壮个个都men帅men帅的,邹焱还是为他捏把汗怕王源hold不住,指不定哪天就被反攻了。

“要不您就高抬贵手放过那些可怜的小攻,换换口味呗”邹焱一屁股坐在床上。

王源嫌弃的看了一眼邹焱:“换成那些天天‘老公老公’叫的小受劳资不得被烦死。你懂个屁,当过攻才能更好的当受。”

邹焱想说那你倒是当回受啊,不过源哥气场太强没敢讲:“要不把人在约出来,然后灌醉他霸王硬上弓!”

王源想了想可行性,他酒量很好但是不见得王俊凯酒量差,要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那不是亏大了,叹了口气:“强扭的瓜不甜,看来老天也不让我堕落,算了这回我认栽!”坐起身一把勾过邹焱的脖子酒气熏得邹焱直皱眉:“来,兄弟陪我喝酒,明天就把这一页翻过去。”

王源又喝了五六瓶然后就挂了,邹焱把王源搬上床,给他摄被角的时候听见王源迷迷糊糊的说了句:“王俊凯你怎么就是个攻呢”,虽然断断续续声音嘟囔不清但是邹焱就算是聋了也不可能听错王俊凯这三个字,王源居然说王俊凯可爱!没听错就是可爱,邹焱表示今晚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整个人都不好了需要喝杯酒冷静一下,于是就丢下王源重回夜店抚慰受伤的心灵。

 

 

 

 

王俊凯和王源不同,419是常事,看对眼就上床也不是没有,第二天可能连名字都不问就拜拜了,在没遇见王源之前王俊凯只谈性不谈爱,他向来不爱麻烦,但是王源打破了这个原则,一见钟情并且想认认真真谈个恋爱还是第一次,但是坏就坏在王源长了一张小受脸居然是个纯攻,王俊凯的美梦被打破。劳资裤子都脱了你居然告诉我是个攻!这让他怎么接受,思及此又猛灌了一杯酒。

薛乾巡场的时候看见吧台角落闷头喝酒的王俊凯,心情颇好的想过去给王俊凯泼冷水,一向春风得意的王俊凯居然在买醉简直是爆炸性新闻好吧,薛乾极为义气地叫来了另一位好友陈毅忱一同围观。两个人一左一右将王俊凯围住,王俊凯颇为不爽无视两个好友的低声窃笑:有话快说,不然就滚远点。

“呦,火气这么大,这是怎么了,小情人被抢了?”陈毅忱贱贱得搭着王俊凯的肩。

“要是小情人就好了。”王俊凯无奈。

“怎么了,还有凯爷弄不到手的人?”薛乾笑着说,把玩着手里的酒杯,显然对王俊凯今晚的遭遇十分感兴趣。

然后王俊凯就和盘托出了,再然后小伙伴们就惊呆了。

“你是说你想跟一小屁孩谈恋爱!!!那小屁孩还是个攻!”陈毅忱十分震惊,从椅子底下爬起来急切的问。

什么小屁孩,看起来应该是大学生。王俊凯不满,搞的跟诱拐失足未成年人的变态一样。

“凯哥!凯爷!重点是这个吗!!!你想谈恋爱!靠!劳资是在做梦吗!”陈毅忱还是无法相信。

“怎么我不能谈恋爱?”王俊凯反问

沉默许久,陈毅忱缓过劲:“没成功?”

“嗯。”王俊凯有点后悔的说:“我居然还脑袋短路的说要和他资源共享,整的跟他组队寻找床伴似得,这样一来更难追人了。”王俊凯懊恼的锤了下桌子。

“你他妈居然还要追他!”陈毅忱表示不能理解。推了推一直不讲话的薛乾:“你干嘛不讲话?”

薛乾喝了口酒:“老陈,我受到了惊吓,我要去巡场冷静一下了。”推开椅子往包厢方向走。

王俊凯没理他,扭头对陈毅忱说:“支个招呗!”

陈毅忱猛地身子向后靠一脸不可置信:“本人419经验丰富,追人经验为零,况且老子是直男不适合你那套,我看你还是问薛乾吧,我先走了,拜拜!!!”

王俊凯看着陈毅忱逃也似的背影又闷了一杯酒:艹!劳资有那么不正常吗!

 

评论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