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源不断的爱你

夜路

塞你一嘴王中王:



  王源从巷子口到家门口要走过300米的路程,这条路他今天早晨刚踏着它去学校,也就是从今天开始,学校规定初三全体都要留下来上晚自习。

  王源下了学直到站在巷子前才意识到,他需要独自走完这黑漆漆的300米。

  “我已经15岁了,我已经长大了,就这么一点路你都不敢走吗王源?你还是不是男人!”他给自己打气,打到后来连他自己也不相信这些胡话了。

  怎么办?硬着头皮走吧。

  他深吸一口气,踏入巷子,投身于黑暗,直到整个人被黑暗吞没。他开始心慌,开始胡思乱想。

  平常看过的恐怖片中的情节,他不愿意可它们依旧在脑海中一一浮现,他控制不住的发抖。

  坏人……杀人犯……鬼……鬼……别想了!别想了!再怎么叫嚣都没用,它们还是争先恐后的,好像这时候不出来溜达一下就对不起自己一样,在脑中活蹦乱跳。

  干脆唱歌吧。

  他试探着起了一个调,是颤抖的漂浮的发虚的,然后他唱了一整句,脚下踏着节拍往家赶。

  快了,快到了,还有200米,坚持住。

  “雪~一片一片一片,拼出你我的缘分,我的爱……啊!!!”

  眼前闪过一道白影,王源惨叫一声跌落在墙边,头皮炸开,吓得眼泪都蹦出来两颗。

  他睁大眼睛看清落在他眼前的是一只白猫后才如释重负,绷紧了的僵硬的身体放松下来,脸颊两侧泪痕还挂着,有一种劫后余生的轻松和脱力。

  “你吓死我了。”他拍着胸口安抚自己,轻声对白猫说。

  白猫迟疑的迈着小步子走近他,在他面前坐下,下巴仰的高高的,是一种优雅高贵的姿态。

王源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猫,雪白的皮毛,不管是迈步、奔跑或者只端坐在他面前都显得那么迷人,浅蓝色的眼珠子玻璃球一样,哪怕是这样昏暗的环境都是透亮的,眼神带着些笑意和冰冷。

  “你怎么在这儿?”

  猫歪了下脑袋,舔舔自己的爪子,王源觉得自己真是被吓出毛病了,竟然和一只猫说话。

  他和猫对看了一会儿,猫晃着尾巴回望幽深的巷子,好像在示意些什么。王源扶着墙站起来,腿还是有些发软。

  猫看他站起来了,起身往前方的黑暗走去,王源看着猫晃着尾巴走远,有些失落,他还以为它是来陪他的呢。

  猫听见身后没有声音,停下步子,回头看了眼王源,眼神里是疑惑和不耐烦。王源惊讶的探了下脑袋,指了指自己,“等我吗?”

  猫还在原地看着他。

  王源的害怕完全被驱逐,他的脑海中只剩下好奇,还有丝丝暖流在心里翻滚。他连忙跟上白猫,白猫看他跟上来了,于是迈着小步子给他开路。

  王源一路跟着它走,那只白猫好像滚滚黑浪里的一团亮光,把前方照亮。

  他快到家了,王源追上它,给它指指自己的家门,然后忍不住碰了一下猫的尾巴,猫撇了他一眼,虽然不情愿但是也没跳开,任王源给它顺毛。

  “谢谢你。”

  白猫鼻子里哼了一声,跳上围墙翻上房顶,消失了。

 

  王源整整一夜都在想那只猫,第二天下了晚自习带着期望回家,带着期望踏进小巷子,猫没来,他尝试着哼了一句,“雪~一片一片一片……”这回连一句也没唱完,猫就从一旁的围墙上跳下来,正正好落在王源脚边。

  王源拿出早就放在书包里的牛肉干,猫鼻子里喷了口气,好像嫌弃一样,可它还是就着王源的手咬了一口。

  王源不愿意就这么把牛肉干直接丢在地上,他潜意识里觉得不应该给它吃沾了灰的东西,他就一直用手拿着,直到猫把那一片牛肉干都吃完,用柔软的舌尖把王源的指头和手掌心挨个儿舔了一遍。

  和昨天一样,猫领着他回了家,然后跑开。

 

  第三天,猫竟然直接在巷口等着他。

  第四天,第五天……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一直到王源已经习惯了每天带着牛肉干、小鱼干还有酸奶这样的小零食,一直到王源已经熟知了它皮毛的温度感谢着它的陪伴时,它不见了。

  它再也没出现过。

  那天王源唱完了一整首雪人,一边唱一边哭,他攥在手心里的牛肉干都扭曲的不像样子,他觉得自己好像被抛弃了。

 

  再后来王源上了高中,他上了大学,他半年才能回来一次,他再也不害怕走夜路,可他还是记着那只猫,那只领着自己走过黑暗,却在自己习惯了光明之后又把他推入黑夜的猫。

  大二暑假,他和朋友们吃完烧烤,喝了一些酒,走路有些摇摇晃晃,他站在巷子口看着黑漆漆的巷子叹了口气。

  他走了一段路后开始唱:“雪~一片一片一片,拼出你我的缘分……”

  身后有个低沉的声音:“我的爱因你而生,你的手摸出我的心疼。”

  男人穿着白色衬衫,优雅的迈着步子从光明走进王源的黑暗,他的眼睛是蓝色的玻璃珠子,透亮的,藏着笑意没有冰冷。

  “我的牛肉干呢?”

  王源委屈的撇嘴,眼泪转了转不自觉的往下掉,“你的尾巴呢……”

  男人挑了下眉把他搂进怀里,执起他的手在掌心舔了一下,“我藏起来了。”


ps:脑洞来自微博

评论

热度(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