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源不断的爱你

花<1>

karroy苏:

1)走廊上的阳光


BGM:《触动》-潘玮柏



王源一直以来有一个习惯,他喜欢在课间的时候跟死党苏文趴在走廊上的栏杆处往下观望。有时候下面会经过低年级的学妹,有时候是高年级的学姐。他们常做的一件事是对她们评头论足,这个的腿不错,那个的发型不错。脸嘛?看不到,就只看得到个头顶和后脑勺了。

这种日常一般的消遣成为了两个人生活中的小乐趣,偶尔苏文的双胞胎妹妹苏锦也一起参加,诡异的是,谈论的内容依旧不变,依旧是女孩子们。

他们所在的N中是一所包含初中高中的学校,校园绿化不错,也够大,图书馆游泳池艺术生教学室应有尽有,初中部和高中部离了一段距离,连操场都是两个,一前一后。前操场主要用来进行升旗仪式和做早操,大舞台也有,校庆啊或者中秋晚会啊之类的就在这儿办,后操场主要开设篮球场和一些运动设施用来扩展课外活动。不得不说,校园设施还是挺不错的。

三个人都是脑子聪明但不怎么醉心学习的人,平平淡淡地度过了初中,中考也没怎么努力,顺顺利利地直升到了高中部。

换了一栋教学楼的感觉还行,只是同一所校园看了三年实在腻味,从初中部的初三的学长变成了高中部的高一学弟,这个唯一的改变也没给王源带来了多少新鲜感。

以前初中的时候王源就听一些女生说高中部有好多帅哥美女,那时候好多同班女同学会趁着买水买零食的时候经过高中部,往教学楼上张望,有的学长也喜欢到走廊放风,要是看到不错的会把情报带回来当做谈资,学生嘛,除了学习,好像很多精力都用来分享不知真假的校园传说。

那时候王源也听过一些,印象最深的大概是高二的学姐陈梦,也是N高的校花,后来实在抵不过好奇心和苏家兄妹去看了一次,不错是很不错,可惜并不是王源的菜,倒是很合苏锦的胃口。

对,你没看错。是苏锦,不是苏文。

不知道你的学生时代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一年级的时候,总是会听到二年级的前辈告诉你,等你上了二年级会有多么繁重的课业,会出现什么意想不到的奇遇,可真的到了二年级,发现他们又会告诉你,二年级算什么,等你到了三年级,才会展开人生的新篇章。

人总是这样,对于还未发生的事情充满了各种想象和揣测,等到真的经历了,或许也就那样,在学校也是,出了社会也是,你追逐的步子是前人走过的,所以就算有些不屑,心里还是不免隐隐期待。

王源就是这样。他曾经设想过上了高中会加入拉风的社团,会遇到让他怦然心动的女孩子,选文理科班也可以有机会摈弃掉不擅长的科目,总而言之,一切都挺美好的。

到真的实现了,成为准高中生了,发现好像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社团还是那些,分班要等到高一下学期,美女没几个,帅哥也没有。

“哎呀,怎么还是和初中一样啊,就没点儿不同的?”王源接受现实之后不免跟苏文抱怨。

苏文听到王源发这种牢骚,不坏好意地调侃了他两句:“有就不错了,还抱怨。要是实在无聊,你照镜子就不行了?好歹也是初中部男神,现在我们已经是高中生了,也要硬气起来OK?”

这样的调侃平日对王源很受用,不过现在就不怎么悦耳了,王源咧着一口大白牙,捏着同样被晒黑的苏文的脸煞有其事地教育他:“呵呵,你是在调侃源少晒黑了是吧?”

苏文依旧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贱样子:“哪儿敢啊源少?虽然现在你看起来是挺……农的。不过过段时间皮肤养回来就好了,一样白白嫩嫩的,啊?”

王源放开他,切了一声。

王源长得很不错,从其他人看他的眼光里他也看出了些苗头,只是小时候不会穿着打扮,倒是没引起多大的轰动,到了高中军训,大家都是清一色的迷彩服,果然把他清新脱俗的外貌展露无遗,结果军训一过,哦嚯,什么都完了。

还没得瑟到一周呢,这样还怎么称霸校园?

当然,这是他自己说的。

每天没心没肺地和苏文苏锦两兄妹混迹在一起,小日子过得也挺滋润。

称霸校园什么的只是一句玩笑话,反而王源其实没什么自信,兴许是被苏家兄妹打击惯了,把他原本该有的少年意气风发的棱角都磨得平平整整。

心里虽然很虚,但气势要足。这就跟打牌一样,牌可以不会打,但摔牌一定要响。

王源装作很有底气的样子扬了扬头:“还用你说?就算源少晒黑了也能称霸校园OK?”

苏文刚被捏得脸发红,揉着脸心气不顺地往下瞥了一眼,撇完之后,一下咧着嘴笑了,他推了推王源示意他往下看:“哎哎?你看,下面那个!说不定会成为你称霸校园的阻碍!”

王源顺着苏文的视线看过去,一个身影,高高瘦瘦的,穿着白T牛仔裤,看起来清清爽爽,就是走路背打得不够直,不过这倒不影响什么,倒是平添了一股慵懒。

他手上拿着一盒牛奶,旁边的男生搂着他的肩,说得眉飞色舞。他倒是很淡定的样子,安安静静地听着。对面又来了一个男生,他们三个站成一圈,不走了,好像在谈论着什么。不过那个人倒是很少插话,基本都是另外两个在讲。

“他谁啊?”王源看着他问站在一旁的苏文。

苏文白了他一眼:“我怎么知道?我也是刚无意中瞥见的。”

“你不知道你还说。”王源也回他一个眼刀。

“怪了……没听我那些小老婆说起过这么一号人物啊。”苏文也有些疑惑。

话音刚落,王源的肩就被一只手重重地搭上了,他回过头去一看,一张几乎和苏文一模一样的脸,只是头发稍微长了一点儿,有别于苏文的平头,取而代之的是一头齐耳的短发。

“苏文不知道,你怎么就不知道问问我?”

这是苏锦。

王源把她的手一把打掉:“你又知道了?”

苏锦也不介意,依然对王源这种行为习以为常。她跟着趴在王源的另外一边:“你们在放风的时候我可是在尽全力跟班上的女生打好关系,和女生打交道套情报,这招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得会?”

“你个死娘炮少跟我们相提并论。”苏文斜了她一眼,对待自己的亲妹妹一点儿也不温柔:“说吧,又听她们八卦了些什么?”

苏锦切了一声,自顾自地说起来:“高二学长,学校乐队的吉他手,他们三个都是乐队的,没听说过?”

王源转过头去问她:“什么啊?”

苏锦瞪大了眼:“王俊凯啊,你没听说过?”

王源摇头:“确实没听说过。”

苏锦翻了他一个白眼:“你初中都白读了。”

“关初中什么事,我初中都和你俩厮混了,你不也是刚刚才知道的?”王源笑得一脸无邪,说的话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以为像你?天天都在听什么乱七八糟的八卦?”

苏锦说:“关你屁事。”

王源干脆侧过身子来打量起她来,苏锦这两年头发是越来越短,以前刚认识的时候,好歹是个齐肩,一年后变成了齐脖子,再后来干脆就到耳朵了。不过想到她的取向,好像也不是无迹可寻。

他拍了拍苏锦的肩:“你不是对男人没兴趣么?打听他做什么?”

苏锦瞥了一眼自己的哥哥苏文,见他喝水又呛到了,波澜不惊地回答:“八卦是女人的天性,你懂什么?而且这个情报完全是个附赠,我主要的目的是和可爱的妹子接触,我看你死脑筋是不会懂了。”

王源笑呵呵的:“哦,八卦确实是女人的天性,你也只有这方面还像个女生了。”

又来了……

苏文自顾自地翻了个白眼,回到教室拿了三瓶水出来,把两瓶夹在腋下,先自顾自地打开一瓶开始喝,刚喝了一口,又在苏锦的逼视中递了一瓶给她,又想了想,干脆把另外一瓶递给王源。

王源这个人啊,嘴上特别不绕人,花架子一堆,就会虚张声势。但苏锦比他厉害,因为苏锦没有节操,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好多词汇王源听着简直不能接受那是出于一个女孩子之口,所以很明显,王源说不过苏锦。

正被苏锦逼得抓狂,也不管旁边谁递来的什么东西,一挥手,那瓶水哐当一下跌倒栏杆上,弹了一下直坠下三楼。

苏文“哎?”了一声,慌张地想伸手捞已经来不及,只能看到那瓶水不受控制直坠三楼。

“咚”地一声巨响,不偏不倚砸在王俊凯的脚下。

“操!杀人啊?!”王俊凯身边的小伙伴被吓了一跳,抬起头往楼上吼。

王俊凯蹲下去把那瓶水捡起来,饶有兴趣地看了看上面的标签——海之言。

王源被吼得心里一慌,赶紧道歉,正准备抓身边的共犯,却发现那两个罪魁祸首早就撤离了案发现场。

“我擦你们人呢?!”王源往后张望,看见苏文苏锦已经躲到了教室门口。

“是不是有病?!”楼下的人又吼。

王源朝他俩挥手,示意他们赶紧出来道歉。

开什么玩笑,刚上学就得罪学长,以后还想不想安静地“学习”了。

苏锦看着王源那幅惊慌的样子,恶趣味地心情大好,她脑子转得很快,一条毒计立马浮上心头,她对着王源扯起嘴巴笑了笑,用尽全力对楼下吼了一句:“王俊凯!王源找你!”

搞毛?!

王源慌张地回过头解释:“我没有!”

 

九月的阳光很刺眼,所以之后回想起来的时候,王源觉得那时候的自己睁不开眼睛是有原因的。

在他吼完那句“我没有”之后,王俊凯拿着那瓶原本属于他的水抬起脸来。他微微眯着像是在审视他一般的桃花眼,他的皮肤算不上很白,却在太阳底下发光,然后他薄薄的嘴唇轻轻勾起来,不知道是在讥讽还是调笑。两个人一个惊恐地趴在栏杆上向下眺望,一个人波澜不惊地仰着头朝上观察,就这么目不转睛地一动不动地打量着对方。

王源的心跳在那一刻停止,再很快地疯狂地跳动起来。

他听到王俊凯举了举手上的那瓶水,勾着嘴角声音微微有些沙哑地他说了三个字:“归我了。”



TBC。

 

评论

热度(2787)